伊三

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爷爷的私房钱么?

❄:

上午TGS2017的梗。
遛鸟大爷表示极化的不是自家小老伴儿不开心。

《不老梦》的评论,这话说得我有点恍惚。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正值盛夏。阳光毒辣,晒得脸颊发间炙热,直叫人怀疑人生。零抬手挡住明亮的光线,勉强睁大微酸的眼睛看向周围,却发觉有人轻拍自己的肩。
        转过头去,眉眼温和的青年沉默地递上一碗冰梅汤。不禁讶异地睁大眼,拘谨道谢后小心接过。可惜手劲不如他,颇沉的白瓷细花碗在手上微微晃动,漂浮的冰块相撞后又碰上碗壁,叮咚作响。
        好像有风而微凉的早晨里,廊下风铃随风轻声哼唱。
        好听的声音勾起心底被炎热压下的宁静恬然,碗上的凉意由指尖悄悄渗入经络,流入四肢五脏六腑。不由得将双手贴紧碗壁,汲取那驱散热气的冰凉气息。
        端起碗后,慢慢饮下一大口冰梅汤,更是凉透里里外外。抬眼看他,虽然脸上写满了“喝太多可不好”“请适可而止”。但见到零喝下冷饮后的一脸舒畅,太郎朱红勾勒的眼角微微眯起,温柔地笑了笑,轻轻就着她的手,替她端着瓷碗。
        “嗝,好喝。”
       

不,这只是个小片段,梗也是别人的。
啊不对……梗不知道出自哪里。据说是《穆桂英挂帅》里的,但是我好像没查到……又据说是张嘉佳说的……

啊!可爱!

PinKy_Woo:

#小狐三日#の日常【小狐丸的特效藥,刀劍追兔子撈糰子的活動辛苦了各位刀刀(摸摸

【石切婶】随刀潜入夜,捞号细无声

能捞回小酒鬼,区区五十振又算什么(⁄ ⁄•⁄ω⁄•⁄ ⁄)

想上papa的かがみ:

*随手短打,自家本丸自家婶


*石切papa和极短宝ba宝ba出发去往6-4捞刀之前


↑总之都是爸爸就对了√


*蹲在王点喝酒的号叔:哈——您这意思是觉得我细?(婶慌忙摆手:不不不这是误会,天大的误会!)


——————————




「啊,竟然……还能装备上御币以外的东西呢。」




话音悠悠落地,石切丸惊觉自己这句台词说得竟有些生疏。




身为这座本丸第一振满级的刀剑,他卸下刀装已经很久了,平日里除了勤勤恳恳完成近侍的本职工作以外,最常做的也就是已经趋近于本能的祈祷和净化,和三条家其他刃一起聊聊天喝喝茶,以及去马棚喂喂小云雀去田边看看作物生长什么的,总而言之,用审神者的话来说就是,从此过上了休闲「养老」的生活。




当然更多时候他都待在她的屋内,微笑着面对所谓「甜蜜的独处」,在日常工作之余、在各种不经意间,遭遇自家主上暨交往对象的言语或是行动上的奇袭。




所以尽管仍旧谨记着作为武器的本分,但石切丸以为自己没什么机会再使用刀装了。




就好像他以为按自己的刀种理应没什么机会前往六图的合战场一样。




但是现在,他手里那两颗金轻骑只是在室内就足够璀璨耀眼,弧面反射出的光亮仿佛一找着机会就能把人晃瞎似的,而他同时也真的怀疑起了自己的视力,因为她白纸黑字写着的出阵地点竟然是——




幕末,京都,池田屋一楼。




近侍几乎是下意识地回想起,之前被审神者扯着一起看的那部名为花丸的纪录片,里边那位石切丸先生在第一集的室内战表现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因此他也完全有理由相信,当时刚就任没多久的主上的确从中明白了什么,因为在后来进驻六图的时候,她编排出来的队伍可以称得上是相当合理,与一些传闻中懵懂无知的新人审神者相比,显示出了远超及格线的战术素养。




所以这是……




石切丸略带疑惑的目光被审神者硬气地接住了,随后他便意识到了她之所以这么硬气的原因——随他一同出阵讨敌的,是那群修行归来后又在江户新桥锻炼了有段时日的小短刀们。




「嘛,别担心,他们带的都是金铳,白刃战前就能解决掉一些,总之不出意外的话,直到王点前都不用石切拔刀。」他听见她有理有据无法辩驳地这么说着。




道理他都懂,可怎么听着似乎有点……微妙?




就那种……「这支队伍并不太需要你的刀刃」的感觉?




短刀极化后的实力他曾在手合场见过一二,不得不说确实很令人震撼,不亚于自己的强力打击,辅之以高到无法想象的机动,无论挑出哪六位编入队伍,都是现如今本丸里当之无愧的最强战力。




所以为什么……




「咳,嗯,那个,不是,怎么说呢。」审神者的气势突然就软了下来,试图对自己先前不太妥当的措辞进行修正补充。「这支队伍,石切是必须的,而且……希望能由你来担任队长。」




「……主上。」石切丸垂下一瞬间微微睁大的双眼,温声做出提醒,「夜战,室内战,您应该清楚,大太刀在这种场合可不是什么战斗专家啊。」




「我知道,可是……」




审神者犹豫几秒,尽可能选用了最易于被理解和接受的说法解释她的本意——这几天她从一些任职已久经验丰富的前辈那里听说,这个地图带大太可以稍微有效地防止进入岔路,虽然原因不明,但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提高了抵达王点的概率,然后结合自家本丸的实际情况,她觉得他或许是有那么点儿怀念战场的,又觉得他或许也想体验一下六图的氛围,所以就存着私心想让大太刀之一的他来率队出征。




「当然我也知道,与其说是怀念,石切更在意的可能是自己是否尽到了武器的本分,也就是战斗……吧。」她盯着他那双被睫毛打上浅淡阴影的紫瞳,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嗯那个,其实,抛去这些不提,我真正的私心是……」




感受到石切丸抬起来的视线,她恍惚间有种实体的轻吻落在唇上的错觉,于是就这么不由自主地止住了未说完的话。




「我明白了,」近侍轻声回应,「我明白的。」




后半句逐渐扬起的笑意比往常更显从容也更加温柔。




「……」




审神者愣了愣,然后猛地从桌边跳了起来。「你明白我也要说!」




「我就是想让石切去帮我接号叔!我就是相信我家御神刀大人的运气!我就是、就是!就是想让石切在我这里留下很多很多很多的痕迹!就、就……」




意识到脱口而出的某句话有些糟糕,她的耳尖即刻以肉眼可见的程度飞速变红发烫。「是、是战绩!是在战绩里留下痕迹的意思!就好比之前限锻的时候也是石切……哎呀总之就是那个意思啦!」




「所以拜托了!」说到最后居然还一本正经地鞠了个躬。「全刀帐幸甚有你!」




「是是是,」石切丸难得的笑出了近似于噗的一声,伸手揉了揉审神者的发顶,换上了外人不曾听到过的宠溺语气。「您的愿望,新的同伴,我都会努力的。」




「呜,那么接下来一段时间就辛苦你们了——」她低着脑袋往前轻轻抵上了那个宽厚结实的胸膛,「有的时候就不用太在意战场进度,该回本丸就回,我会给大家安排好手入室准备好加速符的。」




「嗯,请放心吧,我也会尽量保护好他们的。」这么说着近侍忽然反应过来,神情愉悦地开起了玩笑。「不过仔细想来被他们保护的可能性更大呢,哈哈。」




沉吟了片刻他又加了句感慨。「但还真是神奇啊,没想到有朝一日在侦查方面大太刀也有帮得上忙的时候呢。」




「!!」怀里的人仰起头满脸惊讶地低声叫道,「石切你发现了盲点!连我都没有注意到!」




「哦呀,这么说的话……主上没注意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诶?比如???」




「比如在行军前应该如何有效鼓舞您这位专属队长的士气,以及如果他成功带回了您期望的战果,又应该给予怎样的奖赏之类的问题呢。」












——————————


※所以这个flag我就立在这了!


如果自家papa能带队捞出号叔,就给他写100振x婶婶的车!(被打码的当事人:不,主上,我并不想要这么多……)



真厉害,婶婶666

Саша·AS:

山姥切国广和审神者保持着给彼此写情书的习惯
哪怕是结婚后也依然如此
山姥切国广虽然不喜多言
但是情书意外的文采很好
有一次审神者整理房间的时候
发现山姥切国广在小盒子里保存的情书
里面有审神者给山姥切国广的第一封书信

“啊天空,啊大海,啊被被,啊!!!我喜!!!”




………如今想来,两人居然能够成功恋爱
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

感觉……看不懂的样子

哈特夏尔:

【自家本丸日常】

自从今剑宝贝儿回来了以后,他就开始丧了( •̥́ ˍ •̀ )

于是为了安慰他,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阿官并不是在抹去今剑的存在!相反,阿官给了今剑一个存在的机会!!!!

这其实不是玻璃渣而是糖啊!(。ò ∀ ó。)

以下是论证过程:

今剑书信中写他没有在义经公身边看到一把名为“今剑”的刀,是因为物理规律“你不能看见你自己”。如果一个人回到过去看见了自己,那么他到底是属于过去的他,还是未来的他呢?

他不能同时过去又未来啊!就像薛定谔的猫,你打开箱子,猫只能是死的或者是活的,它只能有唯一一种状态,不可能又死又活!

如果你见到你自己,那么就会出现悖论!时间线坍塌,大概宇宙都会被黑洞吸掉…

关于这个理论可以参见哈利波特3和Doctor Who。

今剑写道他一直陪在义经公身边到他去世。而这一切都存在于过去的时间里,那么从未来我们的视角来看这件事就是——义经公身边有一把今剑!

是不是很没毛病?!

因为在过去发生的事在未来的人看来就是历史。一位时间旅行者在造访过去时,他便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他必然会去做他曾经做的事,无论他怎样设法避免那样做。

至于为什么义经公死后人们没有发现今剑?是因为今剑他已经修行结束回本丸了啊!所以就只留下传说和故事,真正的今剑短刀就找不到了。

OK,这就有一个问题,原来的历史里是没有今剑的,现在今剑回到过去,他就存在于当时的历史中,这算改变历史吗?

其实不能算,因为今剑的存在相当于薛定谔的猫。目前考证的历史上说没有今剑,只是小说里有,但是万一小说里说的是真的呢?因为今剑作为时间旅行者,确实陪伴义经公到最后一刻。

也许……义经公真的是用今剑随身带的本体刀自杀的呢?

而且小说是室町时代的人写的,那位作者他要是知道啥内幕呢?今剑修行时一直跟着义经公,肯定很多人看到啦~

至于时间溯行军的做法,改变本能寺大火之类的。本能寺大火了吗?它确实是着火了啊…没有任何记载说它不着火了啊_(:зゝ∠)_

它是确定的,可是今剑的存在是不确定的。

so,看到这个区别了吗?

阿官主动揭开了薛定谔的盒子,时政把今剑送回过去,让他可以存在于历史中,并能够在未来被婶婶们召唤。

至于“真正”的历史?从今剑回到义经公身边的那一秒开始,所谓“真正”的历史就不存在了,现在展开的新时间线才是真的历史!

【这不是改变历史,改变是改变存在的东西,但“今剑不存在的历史”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是根本谈不上改变的!】

退一万步讲,如果今剑不存在,那么我们捞什么刀召唤什么付丧神?他都不存在了怎么可能还在本丸里?岩融怎么记得他?

悖论啊!好大一个悖论!时政药丸啦!

但是物理上有一个理论叫“香蕉皮机制”(Banana Peel Mechanism),具体内容是当你扣动扳机想杀你年轻的外祖父时,你会踩到一个香蕉皮滑倒。这样你就不会杀死外祖父,因为你根本没那么做过。

这个突然出现的香蕉皮就是物理学法则为了去除悖论而产生的作用,因为如果年轻的外祖父死了,你就不会出生,那么你要如何回到过去杀死外祖父呢?

所以为了避免悖论,时政开启了今剑的极化( -`ω-)✧

今剑不是不存在,他是用自己证明了自己的存在!是不是觉得炒鸡燃(´°ᗜ°)ハハッ..

请各位婶婶!告诉你们家极今剑!他是世界上最棒的时间旅行者!他!从来就存在!!!!ଘ(੭ˊᵕˋ)੭* ੈ✩

理论参考来自书籍《时间旅行与曲速引擎》,作者【美】艾伦·埃弗莱特和托马斯·罗曼,译者李润,化学工业出版社。

这本超好看的!图4就是书的封面,图5是部分目录∠( ᐛ 」∠)_有兴趣思考时政怎么穿越时空的话可以看这本~

【乱七八糟流日常】

今天班里开班会,被负责人和班助的话说到心里不是滋味。
后面的贫困生投票……
九选七,落选的两个里有一个是单亲家庭,爷爷奶奶体弱多病,父亲摆小摊的收入也不稳定。但是有一个人几乎什么情况都没交代,选票还不少,真的莫名其妙……
是因为我不了解吗?

但是心里最过不去的还是自己投了票却没能帮到人家。
woc

【刀剑乱舞】手掌心

引领幼女回家的神明么?
真是温暖啊

雙孇:

√真心不会取标题


√OOC属于我,已经放飞自我


√我流髭切


√差强人意,只能算练笔作


√感谢收看,我们下次见 _(:з)_


 


 


 


 


乌云不知何时占满了整个天空,闷雷在云中不断翻涌着,传出声音警告人们等等会落下倾盆大雨。审神者关上窗户,这种时候是她最反感的天气,她宁愿外头直接下大雨,也不要这种闷雷频响的天气。很矛盾的是,她在这种讨厌的天气里留下在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记忆。



她一直对这种天气反感,原因是出于要升上国小的审神者独自到补习班上英文课,课程结束后要回去时她迷失在京都的小巷弄里头,那时候也是这种天气,她走过一个又一个街口,怎么看都觉得这个路口转弯后她的家门就会出现在眼前,于是她走到了完全不知道的地方。



「那个⋯⋯请问凤瑞町⋯⋯就是靠近北野天满宫要怎么走?」年幼的她随便找了个妇人询问,本想着妇人会告诉她回家的路,结果她被送到最近的警察局里。
「给你糖果,告诉警察叔叔妳住哪好吗?」审神者看着眼前的金平糖,她想吃但不想讲出住哪里,因为爸爸知道了肯定会大发雷霆,让她罚跪面壁思过。
「真糟糕,这孩子什么话都不说,这样怎么把她送回去呢?」面对沉默的孩子,警察们也束手无策正苦恼时,审神者背包上的辨识牌给了一丝希望。




「很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她看着父亲不断向警察们道歉,审神者就站在一旁默默不语,直到父亲牵起她的手,她才回过神来跟上父亲的脚步。


她一直觉得父亲似乎有什么不同,但她说不上来,只能努力迈开步伐跟上父亲。走到一半她的父亲弯下身子抱起她,平时身上都有肥皂味道的父亲,今天身上却有一丝甜腻的气味,好像是母亲把烤好的蛋糕拿出来时的味道,很好闻。


审神者紧紧的抱着父亲,突然他在一间店门口停下脚步。


"糟糕⋯⋯爸爸一定很生气⋯⋯"审神者的内心非常不安,因为父亲从接到她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


「POBO,要吃这个嘛?」她的父亲唤着他的小名,一边指着卖蛋糕的小店,里头有她最爱的提拉米苏,审神者的眼睛看的直发亮,不安的情绪一扫而空,她的爸爸摸了她的头,带着她进到店里买下她的最爱。


父亲抱着她,手里拎着一盒蛋糕,温和的道:「等等回去洗手吃完蛋糕后记得去做作业,知道吗?」


「嗯!」审神者点点头,又抱紧了父亲。


「还有啊POBO,下次警察叔叔问妳话要回答知道吗?不过没有下次了。」父亲用额头轻轻碰了她的额头,接着把蛋糕换到单手抱着她的左手拎着,用空出的右手弹了她的额头。


「知道了。」


她的爸爸又摸了她的头,笑呵呵的道:「我的POBO这样才是好孩子。」



「大概是这么大吧?然后是这种感觉⋯?是吗?」审神者躺在地上,右手举个老高看啊看的。


髭切从外头进来就见到审神者奇怪的举动,他端着烛台切替审神者准备的点心,是提拉米苏。


「家主?」


「你来啦?」审神者放下手,她坐起身子,歪头看着髭切与他手上的提拉米苏。


髭切把蛋糕推到审神者面前,审神者就这样盯着蛋糕许久,髭切以为她是在担心鹤丸在里头加了什么东西所以才迟迟不动。


「里面没乱加东西喔,毕竟蛋糕是交到我手上的呢。」鹤丸在怎么恶作剧,也不敢对髭切太过放肆。


「髭切。」审神者突然喊他的名字。


髭切看向审神者,等着她的吩咐。


「你⋯摸摸我的头好不好?」审神者指了自己的头顶,这个突如其来的要求让髭切稍微睁大眼睛,他笑道:「家主这是在撒娇吗?」


「爱摸不摸随你。」审神者撇过头去,拿起小汤匙戳了戳蛋糕。


髭切脱下手套,大手覆在审神者的头顶。审神者愣了一下,感受到的是与父亲当年放在她头顶上不同的感觉,但又带着熟悉感,一种同样温暖的感觉。


「家主?」髭切的手轻轻在审神者到头顶上摸啊摸的,接着他见到审神者突然流下眼泪,审神者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卸除了武装,露出最脆弱的一面。


"我想到了,我后来问爸爸那天为什么没生气跟平常不同,最后还买蛋糕给我的时候,那时候爸爸拿报纸打了我的额头,说我肯定读书读到脑子坏了,那天我根本就没有走失只是比平常晚了十分钟回家,一定是不知道跑去哪边野了还乱买蛋糕回来。"审神者想到这笑了但眼泪一直落下,她记得那天她一定在外头待超过三十分钟,怎么可能只晚了十分钟回家?


「别哭了,妳又想到什么东西?」髭切这时也慌了手脚,他用手不断擦去审神者的眼泪。拿起一旁的卫生纸压在审神者的鼻子上,审神者用力一擤,把鼻涕擤出来,髭切转过身一个空投把卫生纸准确的扔进垃圾桶中,转回来时他被撞个满怀。


这个拥抱来得很突然,审神者抱着髭切把自己藏在他的怀中,髭切揽着怀中不断颤抖的身子,拍了拍审神者的背后,用那软软的声音安慰着她:「好孩子不哭了⋯不哭了。」


她没有说出来,髭切身上的味道就和那天父亲身上的味道一样。




「我刚刚失态了,抱歉。」抹去眼角残余的泪水,审神者整顿好心情面对刚刚被他抓着不放的付丧神。


「这样也不错,温香暖玉抱满怀。」髭切一点都不在乎,审神者也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偶尔大哭一场宣泄心情也不是坏事,他反而希望这种肢体接触越多越好。


「家主的坏习惯一直都没改掉呢,不喜欢透露有关自己的事的性格、遇到别人问话时不爱回答的性格。」髭切把手套带回,数落着着审神者的个性,他看向窗外已经落下的大雨,讲了一句让人摸不着边际的话,好像他已经认识审神者许久一般,他道:「从小时候就没变过呢。」


「你在说什么疯话…我们认识不到一年。」


髭切笑了,他讲了段话让审神者瞪大眼睛,惊讶的张开嘴没法反应过来。


 




——「还有啊POBO,下次警察叔叔问妳话要回答知道吗?不过没有下次了。」


 




那个语调、那个语气就如同当时的父亲一样,审神者记得她没有透露过任何有关于她的名字或小名的事情,但是髭切怎么会……


「这是…骗人的吧……怎么可能……」


「神明是不会骗人的喔。」


 


原来那天,带着她回家的人是……



近侍太郎!就算是写作业心情也会美美的(≧▽≦)

神社养鹿计划执行部:

刚才负责平涂的朋友发了这么个截图给我,然后被我顺手改成了图2

你们快去赶稿啊!!!!!!马上就要交稿了在这玩什么骚操作呢!!!!???
_(:з)∠)_咩咩的,就当休息了。

【无所适从的咸鱼生活】

港真……
就算上计算机的老师比上马克思的年轻,我还是喜欢听马克思……
虽然是个秃顶大叔……
但是第一堂计算机课我一开场就一连打了四五个哈欠_(:з」∠)_
虽然老师和我们都是第一次上课啊,但是真的很想睡啊ԅ(¯ㅂ¯ԅ)
话说我又在课上摸鱼了……
不行啊不行啊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