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月

捂紧我的肝(●—●)

很痛苦,纠结到不行。她的手轻握着我的,温温热热的,丝丝暖意从相触的地方传来。虽然依旧未传入心底,也没有掀起什么万丈波澜,但却令我动摇。
到底要握紧手中的羁绊,还是就这么不松不紧地维系着,随她去吧?
一旦握紧了。就很难再彻底放开了。必须将它从血肉里挖出来,而彼此心里都会留下痕迹。
那我宁愿从未映入你的眼中,即使那并非我的意愿。
这样子,果然还是把自己想象的太重要了吧?

听说最近很流行的搓蛋问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舍友家安定的搓蛋问答哈哈哈哈哈哈嗝蛤蛤蛤蛤蛤蛤蛤蛤哈哈哈哈哈哈
1.
“安定想极化吗?”
绿

2.
“安定想清光极化吗?”
绿

3.
“安定喜欢婶婶吗?”
绿

4.
“安定喜欢清光光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
“安定还喜欢总司吗?”

行了行了我懂了哈哈哈哈哈哈

真真是脾气臭的怕不要脸的(ʘ言ʘ╬)

新生辩论赛真无聊……然而院里要求看……
最近突然感觉腐粮也蛮好吃的ԅ(¯﹃¯ԅ)
哎呀大家都很可爱帅气美丽呢✪ω✪

乱酱超可爱!今天突然兴起给他画了各种裙子!而且好想吃乱×浦岛的粮哦(❁´ω`❁)
啊!女装大佬!人间瑰宝!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给太郎撒花花🌸(≧▽≦)
但是刚才推7-1的时候没有留意到。
不过还是很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后知后觉但是阿路基我还是爱你的呀太郎!

『哼。让守护历史的刀剑来守护杯面什么的,我才不干。』
『这么说着却还是乖乖坐在了上面呢~( ̄▽ ̄~)~谢谢伽罗酱了哟』

怂了怂了_(´_`」 ∠)_

      昨天早上第一门课是简明动物学的第二次实验课,要求解剖鲤鱼与蟾蜍。鲤鱼解剖前做处理时我没做好,还是舍友来做的。最后完成的也还行。
      但是到了下一个我就真的忍不住躲了。即使在知道了自己要学解剖后已经无数次安慰自己搞不好到时候我就不怕了呢?毕竟我已经怕了这么多年了。然而临上场时还是忍不住躲开,几次忍住看向那边,却还是难以说服自己接近。后来舍友招呼我过去进行解剖时,还是挥手拒绝,然后挥着挥着就眼眶湿了,然后我就tmd居然真的哭出来了……哭了一会后还是走了过去。她们已经将它剪开了,我就躲在另一个舍友身后伸出两只手拿着镊子分开它的腹腔。那时候还在流眼泪,舍友们也劝我别做了。但是毕竟不想退却啊,虽然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了,最后还是走到面前,随手用大臂上的袖子抹了一下颊上还没滚下来的泪后,开始专心致志地掏内脏。将注意力集中在暗红的内脏上后就没那么怕了,流过泪后身体也轻松了些。
      虽然后来注意力也难免会分散到它身上,最后的实验效果也一般——可能是我们技术不好……结束后手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脑海里多多少少还是会浮现出它被开膛破肚的样子。
      切开后其实里面也就是那些东西,我还看到了它的脊椎。小小的就那么一小条,内脏被掏空后大半个身子都瘪了,整个躯干也不剩下什么了。
      现在过的还算好吧。昨晚也没做什么噩梦。
      没有选择的权利啊。白白背负一个空名,而其毫无意义。

【废婶日常】宗三满级啦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日服那位才5级~( ̄▽ ̄~)~
不过我会多多加油的✪ω✪

【小祖宗第二次限锻终于出货】
公式all800
加了竹——没出货
加梅——没出货
加富士——依旧没出货

近侍由飘花太郎宗三歌仙爷爷一直换到飘花和泉守,坠机38发后,第39发出的小祖宗(●—●)

2.9w

2000

还好开限锻前远征了两天,攒了点资源。
【赌刀需谨慎】